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机构概况 信息公开 政务服务 互动交流
当前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业务信息>人民参与和促进法治

为“枫桥经验”注入更多时代内涵和地方元素

作者: 法制日报 编辑: 发布时间: 2020-06-18

近年来,作为海南西部中心城市,儋州迎来新一轮大开发大建设,各类矛盾纠纷如影随形。全市组建各类调解组织328个,配备调解员1775名,并发动“乡贤五老”等社会力量共同参与,把各类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化解在萌芽状态。

“如何让新时代‘枫桥经验’在儋州落地生根,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课题。”近日,儋州市司法局党组书记、局长金韬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全市始终将“枫桥经验”原理和内涵融入基层促和维稳工作,提升城乡基层社会治理现代化水平,努力打造“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务不缺位”的新时代“枫桥经验”儋州经验,为海南自贸港建设保驾护航。

构建“大调解”格局

“如果你们不解决,我就强拆他家祖坟……”2019年2月28日,羊某某来到东成镇人民调解委员会反映,其邻居家祖坟新修,占用集体土地,影响美观。

由于双方矛盾激烈,村、镇干部调解均未果。东成镇派出工作组亲临现场,但双方争执不下,险些拳脚相向。第二天上午,东成镇调委会及时召开协调会,并成立两个工作组分别深入双方家里,依法依规进行劝说和疏导。

“最终,邻里双方握手言和,达成调解协议。”儋州市司法局人民参与和促进法治科负责人羊秀山认为,这得益于儋州市人民调解“第一道防线”发挥的作用。

据介绍,全市共建立各类调解组织328个,其中市级人民调解工作指导委员会1个,镇级人民调解委员会16个,村调委会231个,居调委会61个,企事业单位调委会16个,行业性、专业性调委会3个。全市共配备调解员1775名(含专职调解员50名),其中镇调解员171人,村调解员1273人,居调解员313人,行业性、专业性调解员18人。目前,全市逐步形成一个“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人民调解组织网络体系。

同时,儋州市公安、检察、法院、司法行政、信访等部门联动协助,努力推行多元化矛盾纠纷调处机制。2019年以来,全市各级人民调解组织共参与和接受行政机关、司法机关委托调解154件。通过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三调”联动发挥的作用,化解大量基层矛盾纠纷,减少了司法、行政资源的低效使用,促进了全市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

今年5月8日,儋州市司法局派驻市工商联(总商会)人民调解工作联络站、海南林源律师事务所律师调解工作室揭牌成立。这是儋州市司法局在探索专业性、行业性人民调解组织建设,推进多元化解矛盾纠纷机制的有力举措。

探索乡村治理新路

“依法、依规、依理、和谐、和气、和睦,基本归纳了为民调解的方法和使命。”这是胡成金在调解工作中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胡成金是胡哥调解室主任。2018年5月,儋州市司法局和那大镇政府共同在石屋村挂牌成立以“老先进”胡松名字命名的特色人民调解工作室——胡哥调解室。

据了解,胡哥调解室挑起全村“和事佬”的重担,通过发动“乡贤五老”等参与,巧用村规民约、公序良俗,于情于理于法化解矛盾纠纷,最大限度地把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真正诠释新时代“枫桥经验”一切依靠群众、一切为了群众的初心和力量。

“胡哥调解室积极开拓创新,为基层一线的和谐稳定贡献宝贵的‘民间智慧’。”儋州市司法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李大誉表示,胡哥调解室除了发扬“胡松精神”外,还进行改革创新,由村调解委员会推荐一些老党员、老干部、老教师为调解员,还有一些热心群众参与,一改昔日村干部单打独斗的调解局面。

日常调解工作中,胡哥调解室利用群众力量辅助调解网络,开展矛盾纠纷、风险隐患排查。遇到涉及重大、疑难矛盾纠纷的调处情形,胡哥调解室就会请求那大司法所、法律顾问予以配合调处,充分发挥利用调解三级网络和公共法律服务平台联动调处的职能作用。

两年来,石屋村没有发生过任何治安和刑事案件,无一起“民转刑”案件。而这直接得益于胡哥调解室创新基层社会矛盾化解机制,创造平安和谐的生活环境,最终让村民走上一条平安致富路。

李大誉表示,结合本地实际,儋州市积极创建可推广、可复制的人民调解示范点,推出胡哥调解室等人民调解品牌,为“枫桥经验”注入更多的时代内涵和地方元素,打造新时代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新格局。

夯实发展稳定基石

肖某某等来自全国各地的200余名农民工在儋州市排浦镇辖区内做钢筋、木工。春节将至,第三方某劳务公司拖欠工资,农民工多次索要无果,便来到某建筑公司所在项目办公室、工地围堵闹事。

2020年1月10日,排浦镇政府组织镇执法中队、派出所、司法所开展维稳工作,排浦镇调解委员会也立即指派调解员赶到现场劝解疏导,涉事农民工同意通过人民调解途径解决欠薪问题。

接下来4天里,排浦镇调解委员会多次组织农民工代表、某建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第三方某劳务有限公司通过面对面、背靠背的调解方式进行调解。在经过两次警民联调、两次人民调解后,某建筑公司同意将工资直接支付到工人账户。

“正因为人民调解贴近群众、具有亲和力、程序简单、零收费等优势,使农民工逐步消除了对立情绪。”羊秀山表示,最终促使该起农民工讨薪事件得到妥善处理,将一场可能因过激维权而引发的群体性事件消灭于萌芽状态。

近年来,儋州市围绕自贸区(港)建设大局,不断拓宽人民调解工作领域,把调解工作延伸到工伤纠纷、劳资纠纷、医患纠纷等新领域,有效化解了一大批工伤、劳资等重点建设项目、重点地区和矛盾高发地区常发性纠纷,使人民调解工作化解社会矛盾纠纷的优势不断凸显。